<p id="peade"></p>
    1. <track id="peade"></track>
    2. <acronym id="peade"></acronym>
      <acronym id="peade"><strong id="peade"></strong></acronym>
      <track id="peade"></track>

    3. 主管: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主辦:中國出版協會年鑒工作委員會

      首頁>>年鑒研究

      對年鑒讀者定位的再認識

      點擊數:173862013-11-30 00:00:00 來源: 年鑒網

      內容提要:本文從地方綜合年鑒的讀者定位入手,系統梳理以往年鑒讀者定位的觀點及影響,分析年鑒讀者寬泛的原因,對年鑒的讀者定位進行思考,提出應根據年鑒的不同類型界定不同的讀者群,對于地方綜合年鑒來說,讀者定位還應考慮在理論上符合年鑒定義的要求、符合目前年鑒事業發展現狀。

       關鍵詞: 年鑒類型;讀者定位

       

      年鑒讀者定位這個話題,在年鑒已在中國發展30多年的今天再次提起似乎有些不合時宜,因為這個問題在年鑒創刊伊始就應該而且是必須搞清楚的,但是年鑒界的人都知道,年鑒在中國發展初期,實在沒有多少人在這個問題上真正下工夫進行研究。20世紀80年代,年鑒在中國熱了起來,但我們的確沒準備好就上路了,許多人在不知道什么是年鑒,不知道年鑒的歷史和源流,不知道年鑒的類型及其個性,不知道年鑒的編纂特點和規律的情況下,就糊里糊涂地當了年鑒的編輯,甚至當上了主編。在缺乏經驗和理論指導的情況下,怎么辦?只好天下一大抄,依樣畫葫蘆,互相效法?!吨袊倏颇觇b》效法外國的百科年鑒,我們大家則對著百科年鑒依樣畫葫蘆。后來,年鑒越辦越多,尤其是地方志機構基本完成修志任務后都來編年鑒,這對于繁榮年鑒事業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但許多地方編年鑒不是為了現實,不是為了實用,而是為今后續志積累資料①。隨著年鑒數量的急劇增加,年鑒界于1984年春舉行了全國年鑒座談會,對年鑒的地位、作用、性質、特點、結構、體例及編纂流程及索引的編制等問題展開了討論,隨后又舉行全國年鑒編纂經驗交流會和年鑒研討班,對年鑒編纂工作、年鑒編纂總體設計、年鑒性質等進行了交流,對年鑒的選題和組稿、年鑒的編輯加工、年鑒的印制工藝流程、年鑒的宣傳和推廣等進行培訓,即都是側重于對年鑒的編纂理論和編纂實踐的討論和交流,也就是說大家基本在研究如何編纂年鑒,但至于為誰編纂年鑒,編纂年鑒給誰用的問題,即年鑒的讀者如何定位則基本沒有涉獵,直到20世紀90年代末期,在年鑒界開展年鑒與市場經濟研究時,大家才把研究的目光轉移到年鑒的讀者群上來,但也僅僅是蜻蜓點水,沒有作深層次的研究和探討。到21世紀初,年鑒界開展了年鑒創新問題的研究時,大家才真正把研究目光轉移到對年鑒讀者定位上來,但也沒有定論。如今,再次提出對年鑒讀者定位的再認識,一是因為在年鑒發展過程中,這個問題仍然困擾著年鑒界,此問題不解決,對年鑒的持續發展極為不利。因為這個問題是帶有根本性的問題,它不但涉及年鑒的編纂出版宗旨、年鑒的框架設計、選題選材及內容取舍,而且涉及年鑒編纂者的自信心和工作動力。二是因為讀者定位不僅是讀者群的定位,更是讀者群需求的定位,而讀者群及其需求都是變化的、模糊的。就年鑒的讀者群需求來說,有直接需求,也有間接需求;有現實需求,也有潛在需求;有明確需求,也有模糊需求,是具有鮮明的動態性的,因此需要不斷調整、不斷完善、不斷升華。

      一、以往年鑒讀者定位的觀點及影響

      關于年鑒讀者定位的研究,集中在21世紀初期年鑒界開展的年鑒創新討論之時,當時許多年鑒編纂者在實踐和調查中,對這個問題有了許多認識,主要觀點梳理如下:

      1.年鑒讀者定位不應該單一化。年鑒與學術專著不同,學術專著一般是給同行看的,讀者面不會太寬,他的同行也許只有百把人,那么讀者也不少于百把人。年鑒是資料性工具書,完全沒有必要讓其神秘化、貴族化。即使是專業性、知識性年鑒,也帶有普及性,理應擁有廣大的讀者。那么,政府年鑒(地方綜合年鑒)的讀者群是不是就可以簡單地定位為政府官員、專家學者和企事業單位的高層人士?恐怕不行②。年鑒是公開出版物,讀者具有社會廣泛性,除了某些專門為特殊讀者群而編纂的年鑒(如少兒年鑒)外,一般年鑒的讀者都應該定位為具有中等以上文化程度的各界人士,具體包括:專業工作者、研究人員,機關和機構工作人員,學生及其他求知者,有業余愛好的其他讀者③。年鑒是普及性公開出版物,讀者具有社會廣泛性。對于地方綜合年鑒來說,其涵蓋范圍有多寬,讀者面就有多寬④。

      2.年鑒的讀者定位不是寬泛的,而是具體的,有條件的。年鑒讀者具有以下特征:從分布看,主要在一定的行政區域內;從使用性質看,主要是職務使用;從使用方式看,主要是查閱相關資料;從使用形式看,多為共同使用,使用頻率低,時間跨度長。對年鑒讀者的這些特征做出具體分析,可以得出的結論是:無論從使用的需要還是使用的范圍上,年鑒的讀者都具有很大的局限性⑤。

      3.年鑒的讀者對象要細分。年鑒讀者定位是對不同讀者的分析比較選擇的過程,因此讀者定位首先要對讀者進行科學細分,即將讀者劃分為若干個讀者群體,為年鑒讀者定位提供依據⑥。要對讀者的需要有較為明確的了解和掌握, 什么類型的年鑒適合何種類型的讀者, 特定類型的讀者又需求什么類型的年鑒⑦。

      以上3種觀點在年鑒界影響較大且普遍得到認同的是第一種觀點,即年鑒的讀者群不是單一的,是寬泛的,年鑒涵蓋范圍有多寬,讀者面就有多寬,年鑒是面向具有中等以上文化程度的各界人士。由此,年鑒界便有了如何把年鑒辦成能滿足所有人需求的通俗讀物,如何能讓年鑒進入尋常百姓家,如何擴大發行量,如何讓年鑒走向市場的提法,并積極付諸行動。比如,有的年鑒為了吸引讀者,紛紛在年鑒中增加所謂實用性很強的便民資料,如火車時刻表、公交線路站點等;有的另辟蹊徑,在利用年鑒資料的基礎上,編輯出版袖珍版年鑒、百姓年鑒、生活指南手冊等,希望以此來爭取廣大讀者,擴大發行量,讓年鑒成為尋常百姓家用得著、用得上的工具書。事到如今,近10年時間過去了,年鑒仍然沒有成為滿足所有人需求的通俗讀物,沒有進入尋常百姓家,沒有走向市場,當初被大家熱衷的一些提法已被證明有些稚嫩、偏頗,當初被視為創新的一些嘗試大多已成過眼云煙。為此,年鑒編纂者心中不免生出些疑惑,也不免產生一些焦慮。自己辛辛苦苦編纂的年鑒沒有進入尋常百姓家,沒有讓更多的讀者所認識、接受、使用,原因出在哪?是年鑒本身的功用不足,還是年鑒編輯本身能力不足,這成了不少年鑒編輯一個解不開的心結,同時對年鑒事業的未來產生一絲擔憂。究其原因,可能會有很多。但筆者認為,主要原因還是年鑒讀者定位問題沒有搞清楚,這個問題如果不搞清楚,就會一直困擾著年鑒編纂者,使之在編纂年鑒中無所適從,束手束腳,既想照顧尋常百姓,又要顧及黨政機關工作人員、科研人員、專家學者、企事業單位的管理人員以及編史修志人員等。

      二、年鑒讀者定位寬泛的原因分析

      長期以來,年鑒界將年鑒讀者定位比較寬泛,而且在此定位引導下編纂年鑒,并產生一比較稚嫩、偏頗的做法,筆者認為主要有以下幾方面原因:

      1.忽略了年鑒有多種類型。中國年鑒事業在20世紀80年代興起,截至200811月,全國編纂出版的年鑒已從1980年的6種發展到2500種⑧。在這2500種年鑒中,“可分為綜合性年鑒、專業性年鑒和專題性年鑒三大類”,專題性年鑒其實也是專業性年鑒的一種或者說是一個分支。因此,可將中國年鑒分為綜合性年鑒和專業性年鑒兩個大類。按照年鑒收錄資料信息的不同區域和范圍,綜合性年鑒可分為國家綜合年鑒和地方綜合年鑒兩種,專業性年鑒同樣可分為國家專業年鑒和地方專業年鑒。上述四種年鑒基本可以涵蓋目前我國編纂出版的所有年鑒⑨。既然年鑒被分為四種類型,那么,年鑒的讀者定位顯然不能以一而概之,不同類型的年鑒其讀者定位一定是不相同的,如前所述將所有年鑒不分類型統一定位為面向具有中等以上文化程度的各界人士,不能不說在這個問題上存在一些模糊認識,缺乏深入的分析研究,存在著簡單化和隨意化傾向。

      2.把目標讀者與外圍讀者混為一體。任何一本讀物都有其自己特定的目標讀者,年鑒也不例外,不能把所有關注年鑒的讀者全部作為年鑒的讀者定位,而不論其對記述對象關注的角度、深度、廣度和層次如何。當然,理論上講,年鑒讀者是多元的,所有人都有可能使用年鑒。但是,我們在對讀者進行定位時,卻不能只考慮到讀者對象的范圍,而不去仔細分析使用年鑒的讀者的具體特征。

      3.受年鑒定義的影響。年鑒是逐年編纂連續出版的資料性工具書⑩。既然年鑒是工具書,就應該解決盡可能多的人們的需求。實際上,任何一部年鑒,即使是內容再全面也不可能涵蓋所有的人類知識和信息,當然也不可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4.受國外年鑒的影響。由于年鑒是舶來品,因此外國一些成功的年鑒很容易成為中國年鑒編纂者羨慕的對象、努力的目標,最著名的莫過于創刊于1868年、年銷量200萬冊、經久不衰地擁有大量讀者的美國《世界年鑒》,以及英國的《惠特克年鑒》、日本的《朝日年鑒》等,認為外國年鑒能做到的,中國年鑒經過努力也一定能做到。實際上,國外擁有大量讀者且真正走進尋常百姓家的年鑒基本上都是知識性、便覽性年鑒。而中國擁有的2500種年鑒大多數是地方綜合年鑒,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不能簡單地相比較。那么,年鑒讀者定位到底應如何界定呢?

      三、地方綜合年鑒的讀者定位

      通過以上的分析,筆者認為,年鑒讀者定位不應是寬泛的,而是應根據不同類型的年鑒去界定不同的讀者群,即不同年鑒應有其特定的讀者群。

      就地方綜合年鑒而言,其讀者定位為黨政機關工作人員、科研人員、專家學者、企事業單位的管理人員以及編史修志人員等。這樣定位的原因除了前面分析的外,還有以下幾點:

      1.在理論上符合年鑒定義的要求?!兜胤街竟ぷ鳁l例》規定:“地方綜合年鑒是指系統記述本行政區域自然、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方面情況的年度資料性文獻?!蓖瑫r,也符合地方綜合年鑒自身的性質、特點和規律。首先,地方綜合年鑒記述的范圍是本行政區域,這在年鑒的讀者范圍上已經有了明確的限定。其次,地方綜合年鑒記述的是一地的自然、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方面情況的年度資料性文獻,不是記述與尋常百姓息息相關的日常生活類信息,將資料的類型進行了框定。第三,地方綜合年鑒記述的內容是年度性的,在為讀者提供的資料的時間上作了限定,而且在年鑒出版時資料的時效時間已過去10個月左右,不能完全滿足尋常百姓對資料信息的適時需求。第四,地方綜合年鑒的規模一般都較大,省級年鑒、城市年鑒大多在100萬字以上,區縣年鑒也在幾十萬字,規模大導致的直接結果就是價格偏高,一般都在200元左右,這顯然不符合尋常百姓的消費心理。

      2.符合目前年鑒事業發展現狀。年鑒事業在中國經過30多年的發展,數量得到了急劇擴張,在世界上已經成為年鑒大國,但到目前為止,地方綜合年鑒的發行量還很小,覆蓋面還很窄,甚至于有萎縮的趨勢,這不能簡單地歸罪于年鑒編纂者。30年間,年鑒編纂者一直在不斷探索,也作出了不懈的努力,但收效甚微,這也許從另外一個側面告訴年鑒編纂者,地方綜合年鑒讀者定位不可能是寬泛的,而是有局限性的,受制約的。為了摸清地方綜合年鑒的受眾群,廣大的地方綜合年鑒的編纂者也作了多次讀者調查,結果顯示,無論是省級綜合年鑒、城市綜合年鑒,還是區縣級綜合年鑒,其讀者分布較廣的均為黨政機關工作人員、科研人員、專家學者、企事業單位的管理人員以及編史修志人員等,這與發行的方式、范圍可能有極大的關系,但無論如何,地方綜合年鑒目前的實際情況的確如此,要想改變其受眾群,筆者認為也不可能是幾年就能解決的事情。存在即合理,地方綜合年鑒編纂者現在應該放棄讓年鑒進入尋常百姓家的美好愿望,放下包袱,輕裝上陣,去努力打造能滿足地方綜合年鑒的真正讀者需求的年鑒。

       

      參考文獻:

      ①② 許家康:《年鑒的實用性讀者定位及創新方向》,載《年鑒信息與研究》2003年第1期。

      許家康:《提高專業年鑒編纂質量的幾點設想》,載《年鑒信息與研究》2003年第5期。

      許家康:《年鑒編纂必須全面貫徹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載《年鑒信息與研究》2004年第4期。

      胡新力:《地方綜合年鑒讀者定位和市場定位思考》,載《年鑒信息與研究》2005年第2期。

      楊樹民、劉百寬、張煜峰:《年鑒讀者細分與定位的探討》,載《年鑒信息與研究》2002年第3期。

      張建明:《關于創新年鑒出版理念的思考》,載《年鑒信息與研究》2004年第5期。

      孫關龍:《鑄造具有中國特色的年鑒及其年鑒學》,載《年鑒信息與研究》2009年第56期。

      武星斗:《試論年鑒定義的表述》,載《年鑒論壇》(第一輯),林業出版社,2010。

      許家康《年鑒編纂入門與創新》,線裝書局,2006。

      (Top) 返回頁面頂端
      人妻大胸奶水2